這幾天頭疼的厲害,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,距上次的頭疼也過了好幾個月了,都快忘記自己曾經頭疼的難過,闔眼休息還是沒有辦法解決這微微的做疼,泡了杯熱熱的咖啡,這才想起好幾天沒喝咖啡了,因為這些天熱的悶,原本就是高體溫的我就像發燒似的持續的發熱,不過卻沒有發燒的現象,除了高體溫外。喝了幾口熱咖啡,覺得頭疼好像不那麼厲害了,像是鎮定的效果一般止住了疼痛,同事都笑我異類,夏天還在喝著發燙的咖啡,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就是這樣的喜歡熱咖啡。

這幾天話不多,慵懶的提不起勁去說話,或許是因為少了可以說話的人吧,突然覺得越是親密越是沒辦法去談一些內心深處的話語,也或許是對象不同的關係吧,個性上的差別所聊的話題也就不一樣,沒辦法去溝通也就沒辦法聊的深,找對聊天的對象蠻重要的。很多事並不是跟每個人都可以聊的開的。有朋友認為是因為不熟的緣故,我卻認為太熟而沒辦法啟口,可能是自己個性的關係,不想要有人為自己煩腦吧,同事則說是我沉悶型的,拿著大大的廣告紙寫的密密麻麻的一堆字,胡寫瞎寫一通的,有時會看見一整張紙密麻的字裡只有相同的一句”阿彌陀佛”,直說我受了什麼刺激了,我笑了笑說只是轉換心境罷了,或許他懂,因為很多事他看的比我還清。

在想我的頭疼或許是因為沉悶吧,想了想上一次的頭疼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情形,好想找你聊一聊,想起你的忙,又怕悶住了聊不起來,看來廣告紙要多準備幾張了。


2006/5/14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ilinis6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